断网的几天里 - Fkun | F君的博客

断网的几天里

好久没有感受断网了

Fkun写于2018年1月12日

没有网的一段时间里我所想到的, 说是没网,手机还是可以上网的,室友也是有网的。但是,我的电脑上不了网了。 这和我胡乱折腾服务器有关系,估计还是被当作路由器处置了。结果就是不知道几个小时的断网(也许直到我去反馈才会恢复)目前写这篇文章也是为了在这段时间里找点事情做。 当然了,对于断网我也没有直接接受,我也是挣扎过的。利用手机微弱的3G信号在google里搜索有用的信息。然而似乎我被更值得一分报道吸引了。 新疆在2009年曾被断网5个月。2009年我还在上小学,怕是我还不关心国家大事,对此闻所未闻。报道是由纽约时报中文网发布的。以采访亲身经历过这件事的人为主,并追踪后续他们的发展,探究这次断网对他们的影响。 另外在Google搜索断网还会涉及到有关GFW的相关新闻,什么一键断网演习,什么封锁VPN之类的东西。 看了很多,也想了很多。我现在不过是几个小时的断网,也许一觉醒来一切就恢复正常。晚上的这段时间可以背点单词,可以看点书和漫画,可以写点文章喝杯茶。毕竟网络对我的吸引力还没有那么大(但是没手机没电脑可能会比较崩溃,so高中过的不是很自在)但在德国的网络可以说是没有限制,当然版权之类的限制也是理所应当的嘛。Google,youtube之类的网站畅通无阻。也永远不会出现那一行根据相关法律政策规定部分内容不予显示。我想起刚来德国的第一天,插上网线后第一件事是在地址栏输入Google的网址然后回车后看到了多年来需要用各种手段才能看到的熟悉的界面。开始的几周里我没什么事就去看看YouTube,Facebook或者其他。并没有什么事情就只是看看而已。 新疆2009年的断网事件,也没有想象的那么恐怖。只是新疆的网络被圈了起来。成为了一个非常大的局域网。游戏服务器,网站等等都针对这个巨大的局域网迅速的做出了变化。出了大量游戏私服,以及大量的搬运。甚至还有人会专程到其他省份的网吧里去下载资源。然而开始肯定是各种的不适应,每个月都有传闻说网络就要解禁了,事实就像当初封锁时那样,不可预测,突如其来。人们已经习惯听到这种传言,而后便也没有什么感觉了。人的适应能力总是强的,没过多久这个巨大的局域网也没有想象的那么糟,该看视频继续看,该聊天的继续聊,其中也流传着极少数的突破封锁的方法。 也许GFW的所作所为并不会影响到正常人的生活,也许还有大量不知道GFW是什么的人。不去墙外看看,就不知道院子有多小。然而新疆互联网封锁的案例我觉得是GFW的缩影。事实上是圈中圈,同心圆。局域网里又弄了个局域网。 想象一下吧,如果你身处当时的新疆,你的生活将发生怎样的变化。再去想想现在生活在Great wall 里的你。 自从我开始接触互联网,就一直关注GFW的动态,以至于他发生的微妙变化我也有非常清楚的察觉到。 我记得,曾经google是可以用的,我还记得cctv1里在新闻联播后有个叫焦点访谈的栏目评价过Google搜索预测栏中的不良信息。在那之后没过多久google就宣布推出中国,但我们不怕嘛,香港服务器还是在的,只是需要多看懂一些繁体字就是了,后来的一段时间了香港服务器也不再好使,连接非常不稳定。再后来也可以说是彻底被封锁。一代一代得翻墙软件用过来,我也逐渐体会到城墙在被加高,需要更长的梯子了。 好在,这些事情集中发生在高中后半时期,学业逐渐繁忙,也没太多时间关注这些琐碎的事。毕业后也是基本没有停留的来到德国,可以说我避开了一段本来对我影响很大的时期。 我是在墙外了,但在墙内的人更多,这个大院子究竟如何,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意见。但也许有一天,城墙竣工,城门关闭。Google是什么也只能在字典里看到了吧。

Fkun 9/01/2018

最后说一下==三天才恢复的网络(最后还是我强行厚脸皮找了Office解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