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赤子心 - Fkun | F君的博客

追梦赤子心

又是熟悉的味道

Fkun写于2018年10月16日

追梦赤子心

上学经过的小路边的杂草总算是被修平了,野草汁液混合着淡淡的农家肥的味道倒是清新,我却又不敢大口地吸气。感觉吸进了这些分子就和吃了粪一样,老实说,粪我是没吃过,我也不会太好奇粪的味道究竟和闻起来有没有区别。天,倒是好,只是相比前几日冷了些。风会透过拉绒运动服吹在短袖衬衫上,要是车骑快了,手臂不禁凉飕飕的。冷就冷吧,也就这么点路,屋里情况可能更糟一点。开着暖气理当是温暖干燥,大概是圣诞节前夜点起壁炉,映着火光还能烤几个面包留着早上吃。松木燃烧加上酵母味的面包我是最喜欢的。然而我的房间没有松木,只有前天误把做面包用的酵母面粉加到了本用作煎饼的原料里又将错就错胡乱放进烤箱烤出的产物。这东西压根不能吃啊!我能闻到一股洗衣液的味道,洗完的衣服在德国的习惯是在屋里晾干。于是这个小房间就变成了南方的学生宿舍,还没有空调。热而湿,开了窗又是嫌冷。就这么闷着,也不知道多少洗衣液顺着空气渗进这面包里去。

包往床上一扔就坐到电脑前打开网页看了看新视频的播放量,又是一阵失望。晚饭实在是没有什么食欲,开始可能有想吃东西的念头,但看看这面包,念头也没有了。直播也没有什么好点子,索性和同学玩了两把游戏。之后又是一阵索然无味,打开正在准备的演讲PPT,对着仅有的前三张幻灯片模拟演讲并计时,发现没有什么收获就关闭了页面。直播间的页面还没有关掉,正打算关掉的时候看到了自己写的简介,看着是愈发的别扭,想换换风格。上网查了查B站对简介的新要求,想起那满屏幕的代码,果断的关了这些页面。 当我开始盘点回家后我到底干了什么的时候我意识到不想做事是因为觉得无聊,这种感觉果然不好受,如果是高中我应该会希望上课以这样的心态度过,时间飞快,一天天就这么过去了,到头来该干嘛还干嘛。毕业以后每当无聊总是有后怕,毕竟无聊也是浪费的自己的时间,转眼20多岁了,我甚至还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已经过了早恋的年龄了。那种见到老师要好好收敛的心情已经很难再体会到了,这其中的原因大概是我也没有什么去收敛的对象,孤零零的一个人,自称技术宅改变世界,全身心的投入折腾,不需要什么陪伴。这样的想法,至少让我不会太悲观,于是我也不会去多考虑什么谈恋爱的事,耗时耗力耗财,没有正收益,牺牲一点满足感倒也能将就。何乐而不为?周边的人渐渐开始成双成对,自己却迟迟找不到任何能提起自己兴趣的人。

我发呆之时,脑后突然出现了一段熟悉的旋律,虽然网易云又因为欧盟隐私法停止的服务了,下载的几千首歌大致包含了我常听的曲目。在搜索框内凭追梦二字便找到了这回响在脑海里的音乐。追梦赤子心是高一时的起床铃声,可以说这首歌对我们来说意义很深刻了,高中嘛,晚上搞事情,早上谁没个起床困难症。迫于迟离被扣分的压力,每天起床就像和打仗一样。战友们也十分默契,起床铃一共有两首,一首是追梦赤子心,另外一首是汪峰的一起摇摆。汪峰的歌先被放出来,虽然他的歌是摇滚乐,但还是很难唤醒我们,四人寝室,要是有一人醒了,要是察觉大家都还睡着,就会顺势躺下去再闭一会眼,别看这几分钟,我感觉这几分钟就好像多睡了几个小时一样,再起来就不会困了。真正起床洗漱走出寝室大多都是追梦赤子心作为BGM,这首歌的旋律也就印在脑子里了。重温这首歌,我又会拾起那些年冬天天色破晓前暖和的被窝里的记忆。那时大概天真的认为只要准时上课,不缺勤就能混得下去吧。当然了,就像在地上找到几年前打破的玻璃逃过清扫留下的碎片一样,记忆片段不断涌现。半夜集体与老鼠奋战,早上伴着这首歌收拾桌椅。每周放学那天早上的歌声总是格外轻松。离开寝室时有些同学跟着广播彪高音。这首歌混合了陈旧的中央空调冬日里吹出暖乎乎却有股味道的空气,混合了一年只晒2次的棉被的味道,混合了前晚食堂夜宵里能挤出油的三明治的味道,混合了衣柜打开时的味道。

不知不觉单曲循环近一个小时,我担心会听腻,因为这首歌只能让我回味曾经,而没能记录当下。如今的我,该何去何从呢?

——Fk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