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你好 - Fkun | F君的博客

2019你好

为什么不是2018再见

Fkun写于2018年12月31日

再过六小时就是2019年了, 按国内时间计算的话,已经是了吧. 昨天熬夜做完了年底最后一个视频,今天起来后便没什么事可做. 窗外下着雨, 零星的雨点通过窗台反弹到玻璃的下缘, 透着房东那边房间里的光,怪好看的.

本想着去杜塞或者科隆看看烟花什么的, 之后不知怎得也就打消了这年头. 外面好冷, 还要骑车进程坐火车, 晚上回来又要摸黑骑车. 这年头, 人都响应环保号召, 少放烟花. 天黑了也没听见几声响. 烟花少了, 反倒我觉得不稀奇. 小时候过年去韩城, 趁爸妈不在, 奶奶给了五毛钱去半山的小店买一盒擦炮来过瘾. 那大概是我第一次放炮吧, 年龄太小, 家人总是担心炸伤自己, 开始都不放我离炮仗太近. 只好去别的小朋友边上看着人家放, 那时候也没什么智能手机微信QQ, 早上醒来洗把脸就出去玩了, 逗逗狗, 放放炮. 初中以后就不再是每年回老家了, 稍微学了点化学知识, 总是想把只是应用于实践. 最初级的那就是把炮的纸皮剥开, 分离火药来点着玩. 高级点的就是自己配非常土的火药, 那玩意点起来还真是应了烟花的命, 烟在空中开城一朵花. 印象里那种跟机关枪弹链一样能披在身上的炮放过几回, 中考那年好像放过一卷500响的, 那东西后来还真是少见了. 窜天的炮, 婚礼放的那种, 我还真没点过, 因为比较贵, 一盒好像就上百, 感觉不划算. 小时候炮放多了, 现在可能是觉得有些腻了, 没有曾经那种非放炮不可得感觉了.

去年这时候我去了柏林, 和我爸见了一面, 在他的小阁楼里拿着10年前的A230拍着烟花把思绪从2017交给了2018. 对我来说17年下半年到18年上半年是动荡的, 总感觉徘徊在悬崖边缘随时可能要掉下去. 下半年感觉生活安稳了许多, 但在经济上又有了新的顾虑.

朋友圈里的大家都在晒跨年的照片, 有去演唱会现场的, 有情侣晒合照的, 有聚餐晒菜的…… 也许这个阳历的年比较合适吧, 春节大家还是得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小圈子里的年终庆祝就在这时候咯. 我啃着昨天做的金枪鱼罐头加美乃滋的饭团, 因为德国超市这几天都关门, 想买点食材也不行, 这些米我还是翻箱倒柜发现的呢. 一个人跨年, 以后应该会成为常态, 我这样的注定孤身一人的吧. 圣诞节去斯特拉斯堡还有科尔马的圣地巡礼很顺利, 所有都按计划如期完成. 只是为了省那点车票费和住宿费, 在火车上过了两个通宵. 睡眠严重不足加上我那条透风的裤子, 回到家没过多久就暴病一场. 我已经近两年没有生过病了, 这次是坐在椅子上, 面对电脑整理着素材, 突然感觉思绪中断, 双臂非常冷. 这时想起身去加件衣服, 一站起来感觉一周由内而外的寒气渗出来, 大概就是没解冻好的肉一样, 心儿时冰的.看到床上的被子突然想到一个好办法, 于是往床上盘腿一座, 把被子盖在身上, 大概就象小埋那样. 可惜这伤了筋的腿, 盘起来是很疼的, 索性就躺了下去, 哪知这一趟下去就是25个小时. 先是像进了冷冻库, 牙齿一个劲的打颤, 后来是全身在抖. 明明房间开了暖气, 至少也是25度, 我却需要通过朝手上哈气才能感到温暖. 这时候我意识到我发烧了, 还烧得不轻, 手头没有水银温度计, 柜子里有药, 桌上有水, 但感觉一出被子就会被冻伤一样, 被锁在了床上. 小学的时候烧到过41度多, 感觉也没有这么难受.

睁开眼睛, 已经是第二天了. 总算是能爬起来了, 但是头痛欲裂, 走路也是晕乎乎的. 给自己泡了点清开灵, 喝了很多水, 总算是清醒了, 扯回来扯回来, 下午和高中同学开着语音斗了会地主, 下了盘象棋, 他让我去看前女友的朋友圈, 我一看, 她发了条秀恩爱的动态. 虽然早已放下, 但还是觉得有种很奇怪的感觉, 不服吧, 那种感觉, 很多事都是不服吧, 但我也不是所有事都不服的孤高自傲者. 能做到的事, 没能做到, 换谁都会不服吧. 看着看着, 我从柜子里拿出两个月前开的白葡萄酒, 现在早已成为了葡萄醋, 闻起来更香甜, 但味道酸到心窝里. 我不想去和2018说再见, 往事我不愿提起, 我也不渴望所有的事都有个了结了. 前方的路还有很多事等着我去办, 还有很多人等着我去遇见. 所以, 2019你好.

——Fkun